<address id="3jdp3"><listing id="3jdp3"><menuitem id="3jdp3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3jdp3"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3jdp3"><address id="3jdp3"><nobr id="3jdp3"></nobr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3jdp3"></address>

<form id="3jdp3"><th id="3jdp3"><progress id="3jdp3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<form id="3jdp3"><listing id="3jdp3"><meter id="3jdp3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<address id="3jdp3"><nobr id="3jdp3"><meter id="3jdp3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3jdp3">

<address id="3jdp3"><address id="3jdp3"></address></address>

首頁 > > 正文

40年前的那場山火

前不久,我和兩位當年的知青朋友走進大興安嶺的阿力格亞林區,我們看山看水看森林,不禁想起40年前的那場山火,心靈顫動不止。

我回鄉間老家紅旗社務農第二年的一個春夜,生產隊突然敲響了鐵鏵子,“當當”的聲音在深夜響亮得刺耳。家家戶戶都知道這是有緊急情況,所有的社員一路小跑趕到隊部,誰也不敢耽誤了。原來是山里林區起火了,縣里給各公社下達撲火任務,各公社又給所屬的生產大隊下達撲火人數,我們紅旗社大隊要組織一支40人的撲火隊伍。大家爭先恐后地報名,最后選定青年農民、插隊知青和我這個回鄉知青共42人。撲火隊成立后,帶隊的老農讓大家回去穿上棉襖,說剛開春山里冷著呢。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,一輛解放牌大汽車開來了,把我們連夜載向林區。繁星閃爍,汽車顛簸,大家都很精神,真有點像士兵奔赴戰場的樣子。

到達林區已是第二天的早晨了。放眼望去,好象溝溝岔岔都有煙縷,草炭的焦味直嗆鼻子。每人用木杈背一袋餅干,揣幾塊咸菜,就急匆匆地跟著戴黃帽子的指揮上火場。我們去的地方叫庫堤溝,這里好幾個兇猛的火頭吞噬森林,濃煙彌漫,遮住了天上的太陽。那時沒有什么滅火器材,人們都拿著樹枝或者成把的柳條撲打。誰都不能迎著火頭撲火,一旦風向一變,就會把人圍困在火海之中。大家緊緊跟住肆虐的火頭,奮不顧身地順風猛打,渾身是粘糊的汗,臉是黑灰灰的?;痤^前面的溝岔之處,由森警戰士和林場民兵砍掉樹棵,清除草木,這是開出一條防火道?;痤^燒來,這里光光禿禿,山火自消自滅,不可能再往前燃燒了。婦女和年紀大一點人負責清理火場,將殘留的火星、火苗徹底滅掉,防止死灰復燃。我們一連奮戰了兩天兩夜,口干舌燥,疲累不堪,可大家沒有埋怨和畏縮,心里著實閃動著英雄的影子。

第三天晚上,似乎沒有一絲風,漸小的火苗依然起起伏伏,染紅了山坡與夜空。指揮部傳來命令:抓住無風之夜把火撲滅!我們真的熱血沸騰了,人人斗志昂揚。有些禿頂的青年點點長田小明大聲喊道:“青春就是勇敢,就是不可戰勝的沖擊波!”隨著他的喊聲,大家齊心合力沖上去圍攻火頭,誰都不顧個人安危。那噼噼啪啪的撲火聲,此起彼伏,連續不斷,響徹山谷。

經過4個多小時的奮戰,撲滅了這股山火。女知青小權的眉毛被燎光了,大劉的腳被扎出了血,北京青年陸路的手表掉進了火場,我的褲子刮破了……可大家誰都沒說什么,默默地湊到一起,或躺或臥或蹲或坐,沒有自豪,也沒有萎靡不振,感到有一種盡到責任的踏實。望著山林和夜色,田小明提議唱歌,于是大家齊聲唱響《下定決心》和《抬頭望見北斗星》,歌聲在大山上回蕩,撞響了茫茫的夜空。

這場火燃燒了12天,我們跟隨全縣的撲火隊伍撲打了12天,直到徹底撲滅。在山上,我們趴在榛柴棵里睡覺,喝著不干凈的溪水,跋涉不止,戰斗不息。聽不到喊苦叫累的,仿佛都在磨練自己的品德與意志,因為年輕的我們對未來充滿了希望。(王忠范)

[責任編輯:薩其]

黄网站色成年片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