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3jdp3"><listing id="3jdp3"><menuitem id="3jdp3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3jdp3"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3jdp3"><address id="3jdp3"><nobr id="3jdp3"></nobr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3jdp3"></address>

<form id="3jdp3"><th id="3jdp3"><progress id="3jdp3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<form id="3jdp3"><listing id="3jdp3"><meter id="3jdp3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<address id="3jdp3"><nobr id="3jdp3"><meter id="3jdp3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3jdp3">

<address id="3jdp3"><address id="3jdp3"></address></address>

首頁 > > 正文

新結婚時代?。?0)

  父女二人沒滋沒味地吃完了飯,爸爸又一頭鉆進書房,顧小西收拾了餐具去廚房,洗碗,放碗……感覺日子過得也像剛才那頓飯一樣,沒滋沒味。心里頭還沉重,小夏的事兒,怎么跟何建國說?看家里的情況,實在需要小夏,但是現在,她沒辦法跟何建國開口讓他幫自己家辦事兒。他哥哥那事兒沒有辦好,何家尤其何建國正為這個生著氣呢!

  這時候,門鈴響了,她來到門口問:“誰?”外面的人說:“我?!焙孟袷呛谓▏?!顧小西把濕手在褲子上蹭蹭,一把拉開了門,是何建國。顧小西的心里,先驚后喜,驚的是沒想到他會來,喜的是正想他呢他就來了。

  聽到何建國來了,爸爸從書房里出來跟他打招呼,這時聽何建國跟爸爸說:“爸,您的書忙得怎么樣了?”

  “差不多了,差不多了?!?BR>
  “那,我接顧小西回去,可以嗎?”

  顧小西萬萬沒有想到,用詢問的目光看何建國。何建國不看她。

   顧小西爸道:“沒問題,沒問題……我本來也沒說讓顧小西回來是她非要回來……建國啊,你可有日子沒來了,聽說當上領導了,工作更忙了是吧?”

  何建國顯然不想聽爸爸再說下去了,敷衍地跟爸爸說了幾句什么后,就轉對顧小西道:“那,小西,我們回去?”

  顧小西一轉身回了房間,收拾回自己家的東西,一句話沒有說,不敢說,怕哭出來,是喜極而泣的哭,他終于還是來了,終于還是離不開她。他們這么多年的感情,終歸不會那么脆弱。

  顧小西跟丈夫回家。何建國開車,開的公司的車。他車現在已經開得很熟練了。顧小西坐在何建國旁邊,二人都沒說話。在顧小西,是一時找不到話說。她最想說的是:“你為什么突然想起接我回去了?”要擱從前,這話她能張口就來,現在,不能了?,F在他們的關系已不是從前那關系了。過去是想吵就吵,有什么說什么?,F在呢,說前得先想想能不能說,會不會讓對方反感,會不會引起矛盾。

  他們的車追上一輛卡車,超過去。在北京明亮的路燈下,可以清清楚楚看到,車上擠滿了一車民工。顧小西回頭看那車:“這天兒讓人坐敞篷車!”她說這話固然是真心同情那些這天兒還坐敞篷車的人,但是在潛意識里,不能說沒有迎合討好何建國的成分。

  何建國只淡淡回了一句:“民工嘛!”

   顧小西沉默了片刻:“是得想辦法給你哥調調工作。我跟小航說?!?BR>
  何建國說:“不用了。我已經托了我的一個同學了,他答應讓我哥去他公司里做保安?!?BR>
  “三十多歲了做保安?也學不到技術?!?BR>
  “先挨過這一段再說。等天暖和了再說。小航那邊你不要再找他,我同學說他可以輾轉找人想辦法?!?BR>
  就是說,他來接她不是為他哥的工作。那么,他來接她回去的原因就應該是純粹的,就是想接她回去。這樣想著,心里越發溫暖起來。

  車到樓下,二人下車,進樓,發現電梯壞了。二人幾乎是同時想起了那個步行攀爬的月夜,他背著她。她看他,并不是想讓他背她,她現在身體好好的不用他背,她只是想,哪怕兩個人一起在樓道里走,能有機會體會一下當年的感覺,也是好的。他卻掏出了手機,說道:“問問物業,什么時候能修好?!?BR>
  顧小西心里一陣失望,為表明心跡,搶著道:“沒關系。我們步行上去,權當鍛煉身體。我好久沒鍛煉了?!币馑际?,我沒有讓你背的意思。我有自知之明。

  何建國這時卻已經撥通了物業的電話,物業回答,五分鐘之后即可開通。

  他們站在樓口等電梯。這天月亮很好,很圓,是十五了嗎?顧小西看那月亮,眼睛有點濕,想起一件仿佛是上輩子的事情:那天停電,他背她上樓,她懷孕了,月光如水。音樂如歌。那是鳴響在他們心中的音樂。樂曲的名字叫《 愛情的故事 》。是那時候他們最喜歡的一支曲子,美國電影《 愛情的故事 》的主題曲。熱戀時,他們一塊兒看了那個電影??赐旰箢櫺∥髡f了:“你是不是想讓我向那個男主人公學習,學習他跟一個窮人家的女兒結婚?”

  何建國沒有回答,只摸摸顧小西的頭發:“小西,你條件那么好,有那么多人追你,那么多人反對你跟我,你為什么要跟我?”

  顧小西笑嘻嘻道:“因為我糊涂?!?BR>
  何建國有點兒生氣了:“小西!”

  顧小西這才不敢開玩笑了,答:“因為我有眼光嘛!不像那些虛榮的女孩子看人只看表面!”

  何建國一把把顧小西攬在懷里……

  這時,何建國的聲音在耳邊響起:“走吧!電梯修好了?!甭曇舾砂桶偷?,讓顧小西一下子從天上掉到了地上,掉回了現實中。她跟何建國進電梯。她知道他不想背她。不是怕費勁兒,是不想跟她有那樣的親密接觸。肉體上、情感上,都不想。那么,他接她回來到底是為了什么?

  何建國是想跟顧小西商量,讓顧小西在娘家住,讓他哥哥回他家來住。至少住幾個月,度過乍暖還寒的這些日子。

  何建成自幼身體就不是特別強壯,家里條件雖然不好,但是也比工棚里強。家里干活兒的強度,也比工地上輕。條件差加上勞動強度高,可能也有水土不服的原因,他發起了高燒。剛開始還忍著不說,繼續干活兒,結果,暈倒在了工地上。接到通知后何建國趕到醫院,哥哥已經被送到了醫院,這會兒正在輸液,血象很高。坐在醫院急診的輸液室里,燒得直說胡話。何建國到后立刻花錢租了輛平車,讓哥哥疲憊的病體能夠躺下。

  他陪哥哥在醫院過了半夜,而后,把哥哥接到了自己家里。哥哥到家就睡,早晨何建國起來后他還在睡,一動不動。摸摸額頭,燒已經退了。顯然沒什么大問題,就是凍的,累的。何建國給哥哥把吃的喝的準備好,留了個條,就上班去了。上午公司開會,一開開到了半下午,下午他抽空回家了一趟,采購了一大堆東西,準備拿回來塞進冰箱,等哥哥病好了后,好好給他補補。進門一看,哥哥居然在擦抽油煙機!何建國一下子急了:“哥,你不好好躺著在這兒干嗎呢!”“燒退了,冰涼的了,躺不住?!彼^去把何建國手里的東西接過來,邊說:“俺尋思著還是上工地住,都扣了伙食費的,不吃也不退?!?BR>
  “不退就不退吧,沒有幾個錢。這回說好了,你就住這兒,早晨吃了走,晚上回來吃,開了春兒再說。你要是聽我的話,能來家里住,就不會有這些事!”又補充說了句,“這和顧小西都商量過的。她怕你覺著不方便,回她娘家住去了?!?BR>
  何建成根本不信,連連擺手:“建國,你這樣做,不中!她是你媳婦,不跟你住一塊兒,住娘家,哪中?沒有這個道理!俺這就回工地,再帶床被窩去就中?!焙谓▏f什么,何建成擺手:“這事兒就這么定了!”再不說話,吭哧吭哧安好了抽油煙機。哥哥真是個聰明人,什么事,一琢磨就會。何建國心里又痛,忙上去幫哥哥安裝抽油煙機,找點兒事兒占住手。

  哥兒倆一上一下安裝油煙機,配合默契。何建國說了:“哥,那天你在路上見了我,咋扭頭就跑呢?”邊說邊在心里頭罵自己虛偽。哥哥卻說:“正想跟你說這事兒呢!建國,以后,你跟你單位上的人在一塊兒的時候,碰上,咱不說話,不認識,???”何建國眼圈一下子紅了。何建成裝沒看到,專心安油煙機,邊說:“這我就知足了,建國。有你對哥的這份心,我就知足了。我們沒必要給你在單位造成不好的影響?!焙谓▏僖舱f不出話,心像被誰攥住了似的,喘不動氣。哥哥這么說是因為哥哥什么都不知道,要是哥哥知道了事實真相,他還會這么說嗎?他還會認他這個弟弟嗎?(60)(待續)

[責任編輯:wjb]

黄网站色成年片在线观看